yy25.com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yy25.com >

《小欢喜》中的家庭浮世绘:亲子关系为何矛盾不断?

发布日期:2019-09-17 06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16日电(记者 上官云)自开播以来,由海清和黄磊等主演的电视剧《小欢喜》几次登上热搜。它贴着“轻喜剧”的标签,表面上在讲高考,但反映的却是父母、子女之间的矛盾与和解。

  它改编自作家鲁引弓的同名小说。在2个月左右的时间里,鲁引弓跑到十几所中学去采访老师、学生和家长,积攒了大量素材。他说,原著也是一部反映社会现象的小说,聚焦中国式家庭亲子关系的痛点,但没有噱头,有的只是普通的家庭和普通的人生。

  方家属于中产阶级,但儿子方一凡是个“学渣”,妈妈童文洁很要强,跟儿子矛盾重重,爸爸方圆只得左右调停;单亲妈妈宋倩把女儿乔英子视作生活的全部,体贴但略显霸道;季家的孩子季杨杨从小寄养在舅舅家,与父母相处时总显得有些无所适从。

  “三个家庭都面对着升学压力,本应该一致努力,但亲子关系却成了痛点,各有各的矛盾。”鲁引弓说,电视剧与原著的故事脉络以及人物关系基本一致,只是在具体情节上有所差异,『国税国考公告』还没毕业能报考2020年国家公,对某些人物的刻画更加立体。

  鲁引弓一直关注现实题材,不过,高考和亲子关系却并不是他熟悉的领域,所以在萌生了写作想法之后,决定先选择一些学校集中采访,多收集素材。

 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,鲁引弓发现,当下中国家庭父母和子女的交流和沟通,确实与以往不太一样,“95后尤其00后们出生在互联网时代,他们有自己的个性,更有主见。”

  “教育、高考对许多家庭来说,一直都是大事。家长们大多比较现实,总想替孩子决定自己认为好的选择,但现在的孩子们却更愿意坚持自己的意见。”鲁引弓说,矛盾,就这样出现了。

  在《小欢喜》里,季杨杨是孩子中最叛逆的一个。他从小拥有优越的物质生活,喜欢赛车,但和父母的关系却很疏远。

  “季杨杨是相当一部分孩子的缩影。”鲁引弓在采访中发现,有些孩子的家境很好,“比如有一个学生,父母做生意,想方设法把他送到好学校,还报了许多补课班”。

  大把的钱花出去,李燕明会见香港贸易发展局副总裁刘会平一行,父母松了一口气:一来孩子有个高起点,二来有人帮着管孩子。在他们心中,仿佛一条成材的大道已经在孩子面前徐徐铺开。然而,实际情况却未能如其所愿。

  “他们不是不爱孩子。再忙也会经常打电话给老师,询问孩子的表现。”鲁引弓发现,这些父母关心的多半只是考试分数,很少与孩子有平等的、心灵上的交流,“有孩子跟我说,他们有父有母,但却是精神上的孤儿”。

  有一个就读于重点高中的孩子,给鲁引弓留下了深刻印象。他原本喜爱文科,很有才华,还会写诗,但家长却执意为他选择理科班,觉得更好就业。在一个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,孩子过得辛苦极了。

  “有一天听写课上,他突然拿起听写本撕碎了,疯了一样嚎啕大哭。”鲁引弓说,到了高三,由于成绩下降得厉害,父母从广州打飞的到上海。父亲情绪尤其激动,在学校走廊上就打了孩子一个耳光,“可这是孩子的问题吗?”

  随着采访深入,鲁引弓发现不少情况类似的孩子:他们也爱父母,但却不知道如何让父母理解自己真正的爱好和想法,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服固执地想帮他们规划人生的亲人。

  “有老师跟我说,有些孩子走到高三会变得很厌学,尤其是在需要高考冲刺的时候。”鲁引弓举了一个例子,“有个男孩小A,作业什么的都能很好完成,但就是没有学习兴趣。”

  老师很着急,拉着小A询问原因。他说,从幼儿园开始,父母就替他做各种决定;从小学起开始上各种培训班,一路补课补到高三,自己却没有任何选择权:如果都什么都要父母给我做决定,那我存在的价值在哪里?

  “家长有家长的委屈。他们不愿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想办法让孩子比别人快一点、再快一点。”鲁引弓感叹,父母习惯为孩子做决定,总想凭借自己的社会经验,帮孩子绕开学习、生活上的坑,却可能让孩子掉进了一个更大的坑:自主性没了,进而怀疑自身价值。

  鲁引弓又跑到一些县城、镇上的中学去采访。他发现那里许多家长为孩子选择职业时基本集中在老师、医生、公务员等,理由是稳定、吃苦少,但几乎从未征求孩子的意见。

  “这就好比季杨杨的家庭,屏蔽了来自孩子的信息。季杨杨们的父母不怎么理会孩子的兴趣爱好,只凭固有观念去做规划。”鲁引弓感叹,这样的家庭亲子关系,也许并不是那么合适。

  不过,在《小欢喜》里,敢于表达心意、跟父母讲道理的季杨杨、方一凡是一类,几乎从不反抗的乔英子则是另外一个类型的孩子。

  她生活在单亲家庭,十分懂事。母亲宋倩略显强势,生活琐事替女儿安排得很妥帖,但也几乎事事都会替她做决定。

  “对宋倩来说,孩子是他们的全部,把几乎全部的注意力、心血都花在孩子上。说得严重一点,孩子就是宋倩们的精神寄托。”鲁引弓发现,这种行为,往往会给孩子带来很大压力。

  所以,越是相依为命,到最后孩子越可能想要挣脱;甚至爱的越深,反而不知道该如何给对方想要的。宋倩说一起去看电影,乔英子已经看过,但还是陪着去了,希望妈妈能高兴,可结果却适得其反。

  “有人说,这种亲子关系是恋人式陪伴,谈不上对错,却相爱相杀。”鲁引弓感叹,不只是单亲家庭,其他父母也是如此,“有的会陪读,在孩子学校附近租房,每天上班往返需要4个小时。父母做出了许多牺牲,里面的爱很强烈,也很沉重”。

  他觉得,宋倩式家长需要“精神断奶”,“他们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,可却失去了自我。亲子关系,可能还是需要双向沟通,多听听孩子的声音,轻松一些才好”。

  虽然在采访中,鲁引弓听到太多有关亲子关系困境的故事,但也有一些家庭的相处模式,让他感受了许多暖意。

  有许多朋友式的家长,他们不会焦虑到着急替孩子规划未来,而是会温柔耐心地听孩子讲述内心感受。就好像《小欢喜》里季杨杨的母亲,听到孩子说“想成功也不一定非要上大学”时,仍然心平气和的倾听。

  这种尊重和理解,像冬天照在地板上的阳光一样,穿透了隔阂,带来的是暖意。“只要家长乐意倾听,孩子其实愿意沟通。”在采访时,有些孩子会告诉鲁引弓一会儿要上课,下课后再聊,“你想他们都愿意跟我聊天,怎么会拒绝父母呢?”

  十八岁,经历了高考后,无论考好考坏,多半都要出去读书,离着家庭越来越远。十八岁之前,原本应该是孩子与父母之间,一段相当温情的陪伴时光。

  “父母对孩子的影响从童年就已经开始,注重给儿女尽可能好的物质条件和前途没有错,但不能忽视心灵层面的交流。每颗心,都需要爱的滋养。”这是鲁引弓在整个采访、写作过程中得到的启示之一。

  他说,许多时候,小孩是第一次做小孩,大人也是第一做大人。亲子关系处理得当,这个过程中其实是彼此的成长,“也希望每个家庭,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良方”。

Power by DedeCms